孝感唯一新闻网站
新闻热线:0712-2477857
广告服务:0712-2477859
主管:中共孝感市委宣传部    主办:孝感日报传媒集团
IP横行的当下,《那年花开》如何重立行业标准
2017-09-28 11:23:01    来源:新浪娱乐
  • 作为混乱电视剧创作环境中拨乱反正的一个个案,《那年花开》到底是如何突围的?在IP横行的电视剧行业里,它又是如何遵循常识,重新树立早已被资本挤压致残的行业标准?

  从2012年总制片人赵毅看到两页纸的周莹生平,决意启动项目,到导演丁黑、编剧苏晓苑先后接手,剧本多次推倒重来,以及长近八个月的拍摄期,五年时间里,影视行业的风口几次调转方向,大IP时代来临,观众对剧作类型的审美喜好风云变幻。行业与观众们经历了“大IP+流量演员+快餐式制作”组合的泛滥,早已疲惫不堪。而如正楷书法般工整,规规矩矩行事的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出现,给当下乱局吹来了一股清风。

  收视破3,豆瓣评分8.1分。虽有感情走向玛丽苏的争议,但凭借过硬的制作品质,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新,《那年花开》被称为“原创的胜利”、“大女主戏的突围之作”。《那年花开》的种种恰逢其时与异军突起,被导演丁黑称作“天时地利人和”。“只不过,有些东西是常识,但行业太乱,反而常识也被夸赞”,丁黑的欣慰中也有无奈。

  那么,作为混乱电视剧创作环境中拨乱反正的一个个案,《那年花开》到底是如何突围的?在IP横行的电视剧行业里,它又是如何遵循常识,重新树立早已被资本挤压致残的行业标准?我们怎样从这个个案中管窥全局?

“搞影视你不专业还能搞吗?”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海报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海报

  《那年花开》的一些创作方法为媒体和观众津津乐道:编剧经过了多番采风考证,才开始动笔创作;剧本成型之后又经过了多次地推翻、重建;在选择演员层面,以与角色合适与否为最高标准,而不是寻找所谓的“流量”担当;拍摄前,所有的主要演员都要提前进组,提前一周和导演、同组演员进行剧本围读;拍摄期间绝不允许串戏,在剧组期间,无论拍戏不拍戏,一律以剧中角色名称相称;请了中戏专门的台词课老师现场把关,实行现场收音……

  总制片人赵毅透露,《那年花开》投资4个多亿,演员片酬占35%,制作费用占55%,他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比例。剧方请来的演员也十分给力。孙俪曾对新浪娱乐透露,拍摄中期没有俞灏明的戏份了,他便“赖”在片场给演员们做饭也不愿离开,“他想一直维持杜明礼的状态”。如今观众最常讨论的,已然不是“大女主之成长”,而是配角在线、鲜花着锦的群戏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经费用在刀刃上。《那年花开》辗转无锡、横店、上海、陕西、山西五地拍摄,搭建了五万多平米的内外景,光吴家大院就搭了八、九千平米。赵毅透露,香港美术大师叶锦添设计的所有服饰、头套等都是一针一线缝出来的,女性角色的点翠首饰有的价值几千块,绝不是淘宝货,单单为孙俪设计的服装就有大几百套。除了服装考究,剧中家具都是红木制作。

  拍摄期间邓超来探班孙俪,看到整个吴家大院的置景,不敢置信地说:“拍电视剧没你们这么干的”。《那年花开》在很多地方透着讲究,就连剧名“那年花开月正圆”,也是邀请陕西文化的代表、作家贾平凹来题字。

在片场的导演丁黑在片场的导演丁黑

  回头再看时,丁黑也很欣慰,但也有些无奈,“就拿演员不串戏来说,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。但现在好像反而变成了值得夸奖称赞的,变成了特例。”

  在丁黑看来,《那年花开》所做的,都是最通识的影视艺术创作规律,是“常识”。而外界盛赞的背后,是整个影视行业的乱象与不专业。“我们试图做得专业一点,但搞影视你不专业还能搞吗?只不过现在这个行当里充斥着大量的不专业,很多该有的培训、指标、标准都没有了。”

  有媒体评价《那年花开》是“原创的胜利”,而丁黑觉得其实只是内容的胜利。在他看来,目前市面上大部分IP,都是资本营销的产物。近年不少正剧导演试水的IP玄幻剧,丁黑也曾收到类似的邀请。这类剧作讲究快速产出,他便不行,“我做戏两年做三部是最快的了,基本上是一年一部。所以手头的戏,像《那年花开》就是约了好长时间了,然后按这个时间表做。再临时找来的,就没有时间接了。”

  如今《那年花开》播出过半,后期工作仍在紧锣密鼓进行当中。赵毅曾感慨,丁黑导演带着100多位工作人员可以称得上是不眠不休了,“就这么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还得保证品质,导演和我们的后期压力真的特别大。”丁黑说这样的状态会延续到剧播完,只要还有时间,就会继续精打细磨。

“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是不打架的”

孙俪剧照孙俪剧照

  从立项以来,《那年花开》就被贴上了“大女主”的标签。而如赵毅所说,如果真要把这部剧划入“大女主”阵营,它和同类型作品最大的不同,便是现实主义精神的体现。

  丁黑是在《那年花开》剧本第一稿出来后接手的。随后这一稿就被推翻了,原因是剧本还是太过情节化。“市场上肯定是需要情节性比较强的东西,但我们想要立周莹这个人物,就要在情节编织和人物关系设计上,找到一个平衡点。” 尽管如此,仍有观众认为,周莹身陷匪窝被营救,以及在波斯开挂等情节,还是太过于抓马。

  这部剧的剧本创作,被丁黑形容为“带着脚镣跳舞”。有清末的历史大背景,也有左宗棠、李鸿章、张之洞等或隐或现的历史人物,但关于周莹这个人物的史料并不多。那么,在框架与限定内,故事情节要怎样进行虚实踩踏?

  丁黑透露,剧中周莹、吴聘等人名,以及周莹新婚丧夫,公公死后家族败落,她便去创业振兴家族,最后成为陕西首富,这些情节是真实的。而其它的,“几乎都是添加的”。“包括她怎么嫁给丈夫的,婚后怎么生活的,吴聘怎么死了的,吴家怎么败的,败了以后周莹又怎么创业的,留下来的材料里都没有说,全靠编剧挖掘、编织、创造。”

  虽是古装剧,《那年花开》非常注重现实关照。编剧苏晓苑表示,在当下,每一个女生都是周莹,因为周莹的肉身是近代的,但是她的灵魂是现代的。

  在置景等硬件上,这部剧也坚持现实主义的基调。第一集开篇的泾阳古街的航拍长镜头就是剧方放弃特效捷径,实打实搭建出来的。“因为泾阳是一个水路交汇地,商业比较发达,是我们人物未来要生存的舞台,它得具有一定的物理空间。要把当时整个泾阳面貌,既有史实依据又有一定创造性地呈现,我们就搭建了这条街。”丁黑如是解释。

《玉观音》是孙俪和导演丁黑的首次合作《玉观音》是孙俪和导演丁黑的首次合作

  代表作是两部《大秦帝国》和《玉观音》,擅长挖掘作品文学内核精神,丁黑导演本就以现实主义题材著称。但《那年花开》是以现实主义为依托,在叙事和拍摄手法上,走的却是浪漫主义路线。

  赵毅说,“我们一定要有情怀的东西,动人的情感,不能只是拍一个商战戏。”于是开播之初,全网几乎陷入“吴聘随时要领盒饭”的恐惧中,梦幻爱情击碎一众老小少女心。而如今,众人又被沈星移圈粉,希望这部剧能“改编历史”让他与周莹获得圆满结局。也有逗趣的情节,连“沈星移的屁股”都能上热搜,视频网站弹幕里,常常有网友表示“快被笑死了”。

  其实相对于真实的周莹生平,《那年花开》添加的最浓墨重彩的一条线,便是与沈星移这个虚构人物的感情线。据丁黑透露,最初赵毅有意启动这个项目,就曾找到现实中的吴家后人沟通,他们也一直参与在这个戏里,“毕竟它不完全是真人传记纪录片,电视剧有相当大创造成分,对艺术创作规律家属也比较认同。”

  也有观众对周莹强势收割5名男子的深爱颇有微词,“还是跳回了玛丽苏的套路”。编剧苏晓苑对此表示委屈,“周莹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往下走。我觉得在剧中有多少男生喜欢这个女生,有多少女生喜欢这个男生,不是最重要的,人物魅力比爱恨更重要。人物魅力摆在那里,那么爱自然也就来了,恨自然就产生了。”

  浪漫也在光鲜在外表上。孙俪告诉新浪娱乐,她曾向更注重戏、注重情感拿捏的导演丁黑建议,“现在的电视剧,人物造型也是非常重要的,你要赏心悦目。我说,这是80后对60后的一个建议。”后来,丁黑找到了香港美术大师叶锦添来做造型。

  在创作上本土化风格明显,陕西导演丁黑有自己的分析,“秦人尚黑,即使在改革开放之前,就是我小的时候,陕西人永远就是一身黑棉袄全都是煤基调,包括地主老财也都是这样的,哪有色彩?没有色彩。那就是地域特点。《大秦帝国》人家资方定位就是历史正剧,我们的基调就非常明显。但《那年花开》我们走的是女性传奇励志剧路线,我们就可以把周莹内心世界的五彩斑斓,全外化在戏的造型上。”

  作为一部有人物传记意味的作品,《那年花开》厚重而不过于凝重。相对于一般古装的宅门戏在基调上偏老成,主打黑灰色调,《那年花开》基调却偏轻快,色彩明亮,尤其是前部分的剧情欢快、偏喜剧,打破了题材限制。而这些与现实主义并行的浪漫主义手法,丁黑认为,与《那年花开》“女性传奇励志剧”这个根本的定位密不可分。

  “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,这两种基调是不打架的。”丁黑总结道。

“让演员看到自己的可能性”

孙俪在片场孙俪在片场

  做一面称职的镜子,才能跟演员们建立信任,丁黑深谙此道。《那年花开》中表演的好,在于导演挖掘出了演员不同以往的特质。

  《那年花开》刚开拍时,虽是二度合作,丁黑与孙俪也要再磨合。“毕竟好多年没合作了,刚开始有的地方她做得不是特别好,因为她的眼睛被我照出来了,真的成分用少了,假的成分用多了,就技巧还没有特别圆润。”

  有时丁黑会跟孙俪说,“咱们再保一条吧”,孙俪便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,然后会给出另一种表达。丁黑觉得这是因为孙俪悟性高,也是俩人的默契。“演员往外掏自己,像走悬崖一样,她得试探,别一步踩空,咣当下来了。所以创作心态都会很脆弱,很敏感。你得让她相信她拿出来是没有危险的。”

  怎样让演员把内心的东西拿出来?丁黑觉得关键是导演不能做一面“哈哈镜”。在他看来,导演就像是演员们的一面镜子,“我站在你面前,你就看着你自己,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你现在的可能性。”

  与丁黑多次合作,私下里也是好友的演员张晨光,在剧中饰演吴蔚文,虽和儿子吴聘一样早早领盒饭,但也一样令人难忘。丁黑回忆,张晨光拿到剧本,两三个月后再来试妆,演员本人的状态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“包括他吃胖了一点,说话的感觉也都变了。”这时候,丁黑觉得自己的作用就是给对方一个客观的反映,“呦,光哥你这个样子挺好。”张晨光也很开心,“那我就坚持!”

何润东和孙俪剧照何润东和孙俪剧照

  丁黑笑着说,他没看过何润东扮演的步惊云等“霸道总裁”角色。他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:有一次何润东很不好意地跟执行导演借剧本看,随后助手带着剧本姗姗来迟,何润东埋怨道,“你把我弄得很尴尬,人家都在读剧本,我没有剧本,你下次千万千万不要这样。”助手淡定回答了一声“哦”,转身给何润东和导演递来自己熬的牛肉汤。

  在一旁的丁黑看着觉得很有意思,“这个助手跟了他十来年了,你想,他发火也只能到这种程度,我相信肯定好多人没有发现他这一面。他跟你说话他永远特别专注、掏心掏肺地望着你,你跟他讲话,他也是全神贯注的。只有内心极其善良、温暖的人才会这样。本身生活中他又特别有教养,我对他一直印象深刻,所以觉得让他创造吴聘,肯定没问题。”

陈晓剧照陈晓剧照

  相对于何润东的暖男特质,丁黑对陈晓的印象是“偏内向”。早在孙俪入组前,丁黑便叮嘱她,“陈晓慢热,后面就会好。”那是《大秦帝国》时就留下的印象,“他在一个陌生环境里基本是收缩的、蔫儿的。但我知道他内心爆发力很强,演戏很有激情。你能感觉到他内心的那种可能性的。”结果,沈星移几乎成为陈晓的转型之作。

《长恨歌》海报《长恨歌》海报

  2004年,丁黑拍摄王安忆同名小说改编的《长恨歌》,因“IP”效应与小资文艺风的风靡,这部剧未拍先火。彼时电视剧还是单机拍摄时代,精打细磨近半年,待杀青一年后面世,却赶上了以《士兵突击》为代表的草根风风靡,观众与播出平台的审美偏好已改换了天地。结果,精致优雅的《长恨歌》甚至没能上星,在地面电视台草草播完几无水花。

  对这部心爱之作的折戟,丁黑至今难掩遗憾,“确实所谓观众观赏心态的变化,跟整个文化发展变化的节奏都特别快,周期长并不一定是好事。”而如今,制作周期前后长达5年的《那年花开》一矢中的,丁黑释然一笑,“现在越想越明白,我们肯定要尊重内心和自己的感受。你的戏能不能跟当下产生共鸣?那属于算命范畴了,我们只能踏踏实实做戏。”

  “每部戏都有自己的命”,这话是说给《长恨歌》的,其实也是《那年花开》的谒语。(叶子/文)


[参与互动,请访问槐荫论坛]
(责任编辑: 周静 )

关于我们 企业邮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申请

投稿邮箱:xgw888888#126.com (#改成@) 举报邮箱:wlb@xgrb.cn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12-2886406

建议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

Copyright © 2004-2018 孝感日报社·孝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

鄂网备案证编号420901 鄂新网备字[0701]号 鄂ICP备05003937号-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:鄂备2014013

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8号

栏目域名合作:0712-2477865 业务联系:0712-2886406